【日记】终于快要结束旅程了

参照“成田分手”,且看我要和多少人在萧山或虹桥友尽。

2015-11-22

【日记】观察者

下午在夜市闲逛,与超哥以及他的小伙伴,无聊的我是个观察者。背包勒出双乳间的沟痕,不够挺拔的肩颈,没有合拢的嘴唇,灰黄的兔牙齿,脂肪过多的上眼睑…无话可说。减肥和控制小动作小表情的动力。

今天周四,突然收到通知说下周一交实习报告以及进行实习答辩。为什么实习前下发的要求中不说明时间?当我在台北感叹被都市吞噬的体验时,还要拿起手机码实习报告,如此姿态甚是叫人感动。

晚上在地铁上突然想到,从下周一算起,距下次德福只有124天。为了回到杭州就能开始按计划的规律生活每天打卡,老实点码字吧!

2015-11-19

【日记】在台北失眠

失眠能成为放弃一切的借口。譬如台北DaF。不知道看着我放弃的超哥会作何感想。lass jetzt los。


23点要床上躺好,不带手机的那种。

口语要每天练,戴耳机和倒计时五秒提示秒表,录音文件保存。

听力要每天练,旧题也可以。信号词是关键。

作文每周限时两篇,存档。


以上,完成打卡

2015-11-19

【日记】焦虑是深夜不睡的时刻

已不期望今年德福。只是担心明年。想到明年3月仍然考不过的可能,就不禁哭泣。被窝里温暖和泪水混合着。

考务费和时间都并非重点,难过在于不够天分和自制的自己,辜负期望的自己。虽然妈妈说考不过可以gap一年再来,身体最重要。可我明白自己远远没有努力到极限。

不够努力,贪口舌之欲,拖延症。

知道实现目标的途径却不去做。自恋和自我厌恶一起增长。

晚安。

2015-11-11

【日记】通宵依然没交上图

周六德福周一交图也是醉了。通了一宵连su都没建完。当然有部分是自己的完美主义癖作孽,赶图期间还纠结级家具布置,柱网是否为三倍数。但这个设计我真的觉得挺好的的。虽然概念是抄的(目前为止的哪个不是呢),但坡底地形,景观优劣势,总图布局,难得我能够有想法,并且细致的绘制。大概是我抑郁后少有想法充盈大脑的欣喜,柱网轴线真的…

后面不知道原本想着什么了。速饮一大杯苹果汁伏特加从未如此困。陈大大轻易地就宽限我三天,还是很开心的😶

2015-11-09

【日记】考完南京德福

考完南京德福,虽然可以预测到不会过,但终于有上道的感觉了。晃晃悠悠的公交车上,好累。窗外亮着灯的橱窗里的人们也很忙碌,大概不会比我轻松。为什么要这样辛苦?我也不知道,我的大目标是什么。

“现代社会超过90%的东西花钱就能买到,人际关系不再那么重要,这是人类生存的巨大转变。”

当做不到的原因绝大多数时候变成了没钱,生活变得这样暗淡。或许在过去,比如中世纪之类,出生所属的阶层决定了一个人能够达到的巅峰,可以预见。金钱只是能把一头耕牛变成两头,把一座城堡变成两座,并不具备将耕牛变成城堡的能力。现在,身边环绕着九十年代白手起家二十年后身价我也不知道具体多少的奇迹,特别是马云爸爸,杭州的一部分内涵是...

2015-11-07

【日记】中秋不开心

补基努的电影迷上了从未出现在同一部电影中的大冷门CP康斯坦丁X蝙蝠侠。睡到中午。决定放弃恶心的甘露咖啡,又买了一堆口味各异的酒,其中樱桃味啤酒特别期待。一篇听不懂的关于水资源的听力,Wie kann der einzelne Bürger gegen die Wasserknappheit kämpfen的答案居然是weniger Fleisch essen也是够猎奇。晚上和专业里不怎么熟的4个同学去打台球,技术烂被虐,其他也没什么好聊。话越多错越多。三观诡异我有什么办法。空虚的三小时。现在坐在电脑前,满心都是本周水太多睡太多而没有练口语和作文的罪恶感。明天的设计没有开工。...

2015-09-27

© GimmeGimmeGimme | Powered by LOFTER